人科话题

书香人情——记书展里的旧书店

神州书店的欧阳文利老闆。在旧书堆中,可以找回你原以为已经错过了的好书,重遇美好时光。书展现场,坐落一小而别緻的神州书店摊位,在一片新书的海洋中,散发古旧而优雅的味道。神州书店的欧阳文利老闆,祥和自若地坐于正中。年前有幸在「九龙城书节」访问过欧阳老闆,今年神州书店又在书展摆摊了。经营旧书店近五十载的欧

人科话题2020.06.16

书香人情——记书展里的旧书店
神州书店的欧阳文利老闆。
书香人情——记书展里的旧书店
在旧书堆中,可以找回你原以为已经错过了的好书,重遇美好时光。

书展现场,坐落一小而别緻的神州书店摊位,在一片新书的海洋中,散发古旧而优雅的味道。神州书店的欧阳文利老闆,祥和自若地坐于正中。年前有幸在「九龙城书节」访问过欧阳老闆,今年神州书店又在书展摆摊了。经营旧书店近五十载的欧阳老闆曾经讲过一个故事︰大陆解放之初,有一位上海老伯辗转来到香港,在他的书店中找到一本书,目不转睛的,不是要买书,又要问及书之来历?他觉得奇怪,但还是约了买卖双方见面——果然老伯和这个卖书的女士就是旧情人,当年因为战火离散了。数十年后,藉着旧书牵引,他们久别重逢。幸或不幸,双方的伴侣都已然离世,于是经历半生的二人便再谐连理,双双回到上海去了。书香人情,确是如此。旧书店有旧书店的浪漫,每一本书都有它的旅程,能够被人读了,辗转交流,也造就各人的缘分。


记得毕业多年,再次踏进老校的图书馆,迎来的仍是一股薰染的书香。不经意又走到小说文学那一栏,抬头一望,竟然重遇小时候读过的书。在图书馆未电子化之前,每一本书背后都会贴上表格,让借书的人写上姓名、班别、学号,然后还要签名。于是也看见那个年代自己的笔迹,稚嫩而认真。翻开书页,曾经熟悉的情节,本已忘记,竟又重新记起,勾起了小时候拿着书摊在沙发上的夏日,多幺畅快写意。有能力买书之后,家里的藏书也就愈来愈多,但是有谁又能把藏书都看完?有时候还不如借来的书那幺赶着要看,惊鸿一瞥,承载着生命的某个时刻。所以藏书还是要时而卖出去的。京都作家森见登美彦写的《春宵苦短,少女前进吧》里面就有一个情节,把旧书店之风景写得淋漓尽致。男主角为了替女主角找回自己小时候读过的一本童书,不惜接受旧书之神近乎虐待的挑战,情节虽然荒诞夸张,但是也标举了旧书的价值与爱书人的痴心。


「我常觉得,一个作家用那幺多时间才写成一本书,不会没人锺意的……」欧阳老闆说起书时每带痛惜︰「不过就係,会不会有机会再遇到……」的确,书展好像是一个放比较新的书的地方,三中商等大书店都卖新书,一季之后又发新猷,书还来不及被读者发现呢。旧书店既环保,又能让书的生命延长,等待有缘人。「在这里买书,也是会为读者留意书的,都成为朋友了……」旧书店也承载了比较深广的历史厚度,比如说早期60年代的漫画,例如财叔、文仔、李凡夫都有很多粉丝。从80年代起,又有一群年轻人对香港历史、文化风俗特色有兴趣,于是就来找罗香林、叶灵凤、丁新豹等学者的着作。当然卢玮銮教授(小思)也是神州书店的常客,时时到神州寻宝呢。在旧书堆中,可以找回你原以为已经错过了的好书,重遇美好的时光。如果所有的遇见都是久别重逢,那幺这辈子我有幸读到的书都是我应该读到的,他们是让我一点一滴的找到自己。


「现在人们对图书的热情的而且确是减少了。可能是因为电脑吧。」老闆说。以前大家都看报纸,报纸上有填字游戏,大家都非常热衷于填满这些纵横交错的格子。甚至会去买辞源辞海来查出处,这样大家就读更多书,也热爱这些文字游戏。


近年大家对书展的热情也好像有增无减,当然也有「书展只是散货场」的批评。但是反正每年夏天这个时候,大家还能像行年宵一样逛书展,也可说是夫复何求,难能可贵。如今书里的新思想新思潮新评论也许还是未够网络来得即时,但毕竟还是一些累积、一些沉澱、一些思考的总结。所以我们还是买书吧!不单买新书也不要忽略旧书。只希望书本有书本的命运,书展过后,好书都不要被送到堆填区去。


2018年7月21日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